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齐鲁文化促进会 > 文学 > 散文 正文

贾乐玉:晨曦中的背影

2015-11-27 15:24:32   来源:《昆嵛》文学   【字号:

  牟平作家协会诗词分会秘书长、牟平区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 贾乐玉

  父亲离去已经二十五年了。二十多年来,我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父亲,每次想起他,总忘不了他去世前拉车时留在晨曦中弓一样的背影——他的这个造型已经化作一座凝重的雕塑,深深地刻入我的脑海里,让我时时体会到生命的沉重,体会到如山的父爱。

  1981年,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当时母亲已经失明多年,早已失去了劳动能力;父亲是家中唯一的劳力,他的关节炎日益加重,更不幸的是父亲还患上了肺炎。但为了能挣一点钱贴补家用,为了让四个读书的孩子不辍学,晚上在供销社看大门的父亲白天总是不肯休息,他拖着生病的身体想方设法找点活儿干,其艰辛劳累不言而喻!那年冬天的一个星期天,天亮不久,父亲就回到家里来了,他时高时低的咳嗽声唤醒了熟睡的我。父亲对我说:“起来吧,跟我去砖窑拉砖去,去晚了活儿就被人抢走了。这活儿挺好,每人每天十元钱;就是有点累!”我们来不及吃饭,就拉着父亲借来的拖车,急速地向有十里远的砖窑走。太阳还没出来,凛冽的寒气充斥着四周,土路上凝结着一层厚厚的霜;路上很安静,只有我俩的脚步声以及父亲的断断续续咳嗽声;从村庄里偶尔传来一声两声冷冷的鸡叫,经过寒冷过滤,声音干涩而清晰。

  我们的活儿是这样的:把砖窑烧好的砖拉到外面的空地上码起来,每人每天要运一万块砖才能领到工钱。父亲在砖窑登记处领了装车用的铁夹子,我俩就开始运砖了。先装车,父亲两手紧握那种特制的铁夹子,每只铁夹夹六块砖,一次就装十二块。此时除了几声咳嗽外,父亲完全像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他身手灵便,动作利落,全然不像一个被关节炎和肺炎折磨的人;那沉甸甸的砖头似乎特别听话,入手紧凑,离手整齐。与父亲相比,十七岁的我感觉特别惭愧:不会使用铁夹子,每次只能搬四块砖,手指还磨得去了皮。装完车,父亲钻进车辕里,把绳子系在身上,弓着身子用力拉;我则跟在后面用力推。这段路中间有一个东西走向的斜坡,把车拉上坡顶十分费力。那天,当我们拉第五趟时,我感觉已经筋疲力尽,棉衣早已被汗水湿透。爬坡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父亲费劲地拉着车,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满脸的汗珠在太阳的映照下闪闪发亮。拉到半坡,我俩再也拉不动了。父亲说:“我们先休息一下;卸了这车,就吃早饭!”我用砖头垫住车轮,父亲扶住车辕立着休息。父亲说:“我兜里有烟,你给我卷一支点上!”我给父亲点上烟,父亲对着太阳慢慢地吸着,袅袅的烟雾里,父亲古铜色的脸庞映着朝阳,显得更加苍老;头上的白发似乎更多了。吸完了烟,父亲咳嗽了几声,使劲地吐出一口痰,然后说:“我们开始吧!”说罢,他不再看我,弓起身子,低着头,吃力地向前拉车。他呼呼地喘着,口中呼出丝丝白雾,脸上的汗珠一粒一粒地往下滚。略带温暖的晨曦照着父亲,照着他身后的车子;车子发出支扭吱扭的声音,仿佛声声叹息。那一刻,我蓦然发现,晨曦里父亲的背影与车子构成了一幅完整的剪影,这幅剪影苍凉、沉重,让人禁不住为之心酸,为之流泪!今天,这幅剪影已经成为印在我精神世界里的一座巍然屹立的丰碑!那一顿早餐,我饭量特别大,一口气吃了两个馒头还觉得不饱;为了节省买一个馒头的钱,父亲把自己的那个馒头掰了一半儿给我,自己只吃了一半儿!

  1982年春天,父亲的病更重了,饱受疾病折磨的他经常彻夜咳嗽,身子也更加虚弱了!许多人都劝父亲去医院治疗,但父亲总是笑着说:“没事儿,我的身体好着呢!等老大大学毕业、老三考上学我再去治疗也不迟!”待劝说他的人离开后,父亲才收起笑容,一个人独自叹息。那一年哥哥大学尚未毕业,二哥读高中,弟弟读小学,我读初四。中考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学校的功课也越来越紧,买资料的费用也越来越多。那天放晚学,我告诉父亲学校要收15元的资料费。父亲听了,半天没说一句话;沉吟许久,他才慢慢地说:“告诉老师,我们晚一天交。”第二天一早,父亲带着我到自己家的菜窖里,挖了一车大白菜。挖土时,父亲非常虚弱,大口大口地直喘,头上一个劲儿冒虚汗。装好了菜,太阳已经出来了。父亲说:“你赶快回去吃饭,别耽误了上学。等我卖了这车白菜,下午就给你钱。”在料峭春寒里,我又一次看到了父亲那沉重的背影:父亲弓着身子拉起车,迎着晨曦艰难地向市场走去,他紧一阵慢一阵的咳嗽声似千钧铁锤,声声敲击着我的心。看着父亲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几个月后,父亲就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为自己没有把孩子抚养成人而深深遗憾;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我如他希望的那样,顺利地考上了师范,而哥哥也刚刚大学毕业。

  父亲以及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已经逐渐远离了我们,但晨曦中父亲弓身拉车的沉重背影却永远地刻入了我的心里!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002-2017胶东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