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齐鲁文化促进会 > 文学 > 散文 正文

北芳日记:参观牟氏庄园的纠结

2015-11-27 15:24:32   来源:《昆嵛》文学   【字号:

  昨晚在上网,突然接到龙口市的一位网友邹敏第老师的短信,说明天他们要到栖霞牟氏庄园参观,希望我能多介绍几个栖霞的文友一起去,我弄不清怎么回事,手机发短信又不好使,只能打电话过去,原来是龙口市几位前辈要来参观牟氏庄园,顺便带了点礼品给栖霞的张荣起和崔保华老师,但是他们二人因在外地不能去,而在栖霞,除了他们二人,邹老师只是在网上认识我了,于是就邀我去,希望我能把礼物转交给张荣起老师和崔保华。也希望我多介绍一些栖霞的文友,相互学习交流。

  我因为次日赶集,和家人订好了要置办年货,一般去不了,心想栖霞城里的那些老师们近水楼台,给他们做一下向导,把张荣起和崔保华的礼物找个地方安置就行了。于是就在栖霞作协群里大喊,谁愿意明天去牟氏庄园,无论我解释多少遍,一个也没有应声的,我只好挨个打电话问,都说明日有事去不成。过后我才醒悟,不是作协安排的活动,谁会去?

  没有办法,我只好和王商量,明天你自己去赶集,我去栖霞,王不允,我便诱惑:我一辈子没有进牟氏庄园看看,这回跟着他们的团队混进去饱饱眼福吧,况且人家说,谁去谁就有小礼物,等我带点小礼物给你玩。王眼珠一翻:你他妈带本破挂历回来吧,还礼物!若去一分钱不准乱花。

  次日我又打电话给邹老师,问你们团队多少人,牟氏庄园的门票现在是80元,邹老师说,我们四个人,都有老年证,不需要买门票,我一下子浇了个透心凉,原以为是一队小红帽,我十个和尚夹个秃,一起混进去,原来人家都有老年证,进牟氏庄园的希望是落空了,我立刻打电话给刘向东老师和林春山老师,问他们去莱阳中午能否回来,如果能,他们过去代张荣起和崔保华保管礼物就行了,我就不去了,但是刘向东说不定准。

  八点了,我仍躺在炕上犹豫不定是否去,真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干啥事都是自私地先想到自己的利益,我进不去牟氏庄园,我和她们从未有过交情,去不去都无所谓,但有两个因素我可以去,一是趁机看看周围的古董店,一是把张荣起和崔保华的礼物找地方保管。

  十年前我和马新妮带杭州作家来载璋老师等,来到牟氏庄园门口,因为门票20元,人多我付不起那么多钱,(因为还要到烟台去旅游,带的几百元花个精光,王一想起来就骂。)我们只好在大门外瞻仰了一番,遗憾离去。

  八年前我带扬州的两个古玩专家来到牟氏庄园周围的古董店浏览,他们说,闲着你就到这里转一转,说不定可以淘到一些老东西,我哭笑不得,哪有钱淘老东西,只能来给眼睛过生日而已。此后我再没有到这些店来看一看,如果不是办事,三十里路的栖霞,我一年几乎走不到,但每次在车上经过牟氏庄园,我都会在心里念叨起那些古色古香的小店,再一次到那周围转一转,几乎成为一个小小的心愿。

  蓦然回首一辈子竟然没有爬上牙山,至今不知道艾山在哪个方向,古时栖霞八景,今日栖霞十游,至今未观一景,未游一处。日子寒酸,从不奢想。

  既然这次沾不了人家的光,依然不能走进庄园,那就去和他们见见面,我再去办别的事,让他们自己进去参观,我到周围古董店转悠一番,再到农贸市场买点鲜虾仁就回家了。Baby过年要从上海回来,我要用鲜虾仁木耳韭菜包饺子给他吃。这样想着,便爬起来,抓了二百多块钱,到车站去坐车。

  我到栖霞时已经九点,可是那帮前辈还没有到,天气寒冷,我就在周围古董店探头探脑,店主腚跟腚地问:“你买什么?”我说看看,店主还是不停地问你买什么,我只好开始打听价格了,一套八仙过海屏风瓷板画要一二千,好像比马狗家的便宜,马狗的一套仕女图屏风要一万多;一个半米见方百子图瓷板画是360元,我真是爱不释手啊,可是我买马狗的一般大的《瑶池会仙图》瓷板画才一百块。那些窗花剪纸更贵,走到哪个店老板娘都说,是我自己剪的,买个作纪念吧,去糊弄彪子吧,电脑刻的和手工剪得我还分得清,你们家家女人剪得花样都是一个模子啊。在集市上一对剪纸三块钱,我嫌贵,在人家这里是十块钱一对,那些寿字刻得细腻精巧,可惜价格是20到60元不等,还有一种是牟氏庄园中的由27朵牡丹花绣成的寿字,大概在电脑上翻刻成剪纸,如果买一幅,装裱起来实在是工艺品。还有许多瓷器,我只是打听价格,店主看出我是犀利哥一样的穷光蛋,再问便讽刺我,管多钱你也不买,就不用再打听。最后我只买了一把小果卡子,就是七月七卡小果的模型。

  在店里更阴冷,等我转悠出来,突然发现牟日宝老师站在牟氏庄园的大门口,牟日宝老师是牟家的后人,有剧本民间文学著书立说,一辈子都在研究牟氏家族史,出版多部研究牟氏庄园的丛书。我在梅卡庄园参加《长春湖》首发式和范惠德老师家中都与牟日宝老师见过面。我兴奋地跑过去打招呼,牟老师说你怎么来了,我说待会龙口几位学者来参观,你带他们进去吧,牟老师高兴地说,我不但做导游,还义务给他们讲解20分钟。我说,他们带了小礼物给张荣起和崔保华老师,正好放你家,我就不进去了,他们来了我就走。牟老师为难地说,不行,不能放我家,我家现在不方便。顿了几顿,牟老师说,我老伴得了神经病,把我的书、资料都撕了,撕了好多次,我一点点整理,有用的粘起来,没用的处理掉,工作量大啊,老伴动不动就犯病,不能叫别人到我家去啊。

  我一听心里难过,每人都有烦恼,有苦衷,再看老爷子的打扮,灰扑扑的旧中山装外面套着个旧面包服,和我们农村七八十岁的老爷子没有什么分别,又似乎看到我那拄着拐棍的脑血栓父亲的影子,心里更加酸楚。

  我说那就等我送到烟厂朋友那,等刘向东老师去拿吧。

  龙口市到栖霞的路程还是很远的,我在庄园附近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赶过来。这期间,牟老师先给我讲牟氏的家史,听得出来,始终围绕着给大财主牟二黑正名,因为民间传说和一些史料家给牟氏家族戴歪帽,抹黑灰,一提起那些歪曲史实的文章,牟老师就气愤难当,说那是来撅我们家的祖坟啊,那是缺了八辈子德……

  说话间,莱州报业集团一百多号人下了两辆大巴进了庄园,有个人在指挥招呼说:“全都盯好了哈,看看是不是咱们的人向里走,别让外人混进来。”

  牟老师说我先进去看看,我还有个书位在那,每天有人买书,等龙口的来了,你就领着他们进去找我。我说我不想买票,不进去了。牟老师说你进来,然后对检票的负责人说,待会她带几个人来,你就让她进来看看啊。那人说好的。

  牟老师卖了几本书出来了,龙口的前辈们还没来,这期间我和邹老师已经通过几次电话了,路途遥远,急也没用。后来终于姗姗而来,人在对面不相识,打着电话走到对方面前,这就是没见过面的幽默。

  同来的有大名鼎鼎的张玉振老师,书法家董倍老师,长岛大钦岛野生海参基地经理肖本强先生。但我一个不认识,更不知深浅,只是在心里当作一个前辈来了,尽本分招待一番就行。牟日宝老师更是热情有加,他们四个人只有张玉振老师够七十岁,可以免费,董倍老师和邹老师都是六十多岁,肖本强先生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牟老师说肖老板你自己去买个票吧,其他两位老师就免了。牟日宝老师带着我们一起走进了这座沐浴三百年风雨文化沧桑的牟氏庄园。

  牟老师义务给我们做向导,先从牟氏家谱的一副对联讲起,即清康熙甲申仲夏,牟国珑题写的对联“霜露兴思远,箕裘继世长”,许多人对这幅对联的书法功底和寓意赞叹不绝,这幅家训对联是牟氏文化的精髓,也是牟氏家业长盛不衰的秘诀。牟老师讲得很细,讲起牟氏的历史文化如数家珍,那本来就是他的家珍嘛。

  庄园分六大家,牟老师带着我们从东向西开始参观。每走一处,董老师忙着拍照,我没有相机,手机也不好使,就只是看,那些似曾相识的文物,那些在电视剧里见过的老东西,今天亲眼见过。我尤其喜欢看那些褪色绣品,古老的家具,帽筒,那些发黄的匾额,字画,刻有“福禄寿禧”、“麒麟送子”、“刘海戏金蟾”、“姜太公钓鱼”等浮雕。每一家的雕饰都离不开牡丹、蝙蝠等图案,我想住家过日这些都在风水上起到很大的作用。

  牟老师在牟氏祠堂的院子里让我们坐下来,要给我们讲20分钟,开始从民间第一大财主牟墨林创造全国五个第一讲起,又讲了庄园的建置史,爆发史,赈灾史,保安史,佃户史以及牟氏的文化精髓,即勤俭家风,大公大德,以德聚才,内严外施,以反求正;霜露兴思远,箕裘继世长。在座的前辈们都鼓掌叫好,都说让我们重新审视了牟氏文化。

  在观看巧夺天工的天下第一龙砚时,前辈们对诸多书法家留下的墨宝评头论足,我看着这66吨重的砚台,问牟老师是怎么抬进来的,牟老师说,咳,哪里能抬进来,是先把砚台放在这里,才盖的房子!

  从东到西各个重要的房间,牟老师一一解说,我们看戏台、老妈织布、小姐刺绣、棒槌花边、小驴推磨、花轿吹号、花饽饽等传统民俗遗物,最后在洗砚池边,张玉振老师累了,坐在台阶上歇息,大家才看时间,快到12点半了,邹老师说出去吃个饭吧,还没有全部参观完,不要说这些六七十岁的老爷子,就连我,腿一直冻得受不了,高跟鞋的滋味更是有苦说不出。谁叫我长得矮的出不去门,外出越累越得穿。

  邹老师叫我带着找个饭店,可我对栖霞哪熟,我才来几趟啊,我叫牟日宝老师带着找,牟老师就带我们去附近的一家酒店。此刻我心里开始纠结开了,王打电话说家里来客了,姐姐一家来了,我说你凑合做一顿吧。我若说家里有事要走,不像那回事,大有要开溜的嫌疑;我若留下来吃饭,应该我买单,但我带的钱肯定不够,一进酒店,三百四百是小数,人家肯定不能赊着账。

  我心里矛盾着,纠结着,走也不是,留也不行,厚着脸皮坐下来,董老师去点菜了。那个邹敏第老师,简直就没吃饭,他一直在忙着记号码,记联系方式,记了好几份给我们三位老师的联系方式,又把我们的记给三位老师。

  然后,他开始发言了,说了今天的有缘相聚,说了今天的收获,接着是牟日宝老师发言,张玉振老师、董倍老师、肖本强先生轮流发言,肖本强先生是大钦岛野生海参基地的老板,清瘦和顺,是在我的视野中见过的最没有架势最平和的老板,没有脑肥肠满仰脸走路的高傲神态,一直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他说虽然做生意,但一直和文人们打交道,他把几位文友给他写的《大钦岛海参》的小书和海参基地的海报发给我们,希望我们能给熟人做一下宣传,因为现在市面上的海参大都是人工养殖的,和鸡猪一样是吃激素长大的,而大钦岛的海参是野生的,打捞的一切海物自己加工成干虾仁,虾酱,干海带等等。他拿出一瓶虾仁让大家品尝,没有盐味,确实是原味的虾仁,我想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去买肖老板的海产品。

  轮到我发言了,他们哪知道我是后台的锣鼓,从来见不得大场面,我不会说大道理,不会说客套话,就如实说了,我看到所有人都没空,我只好来了。董老师说,在网上认识的,你相信我们吗?我说邹老师的空间我看过,好像是东莱文学社的组织者,还经常组织各种老年文化活动。我心里说,在栖霞我还怕真假吗。

  董老师大气稳重,当时只略知道他写诗歌,练书法,不知道他的书法已经很出名了,是后来崔保华老师告诉我的。张玉振老师第二番发言,精神已经大振了,原来他累得可能心脏不太好。他谈古论今滔滔不绝,他一人创办了一本杂志《胶东文友》,好像是每年帮助别人出一本书,他的健谈充分显示了他知识的渊博,也让我敬慕之情油然而生。想到我此行的目的,想到我想敷衍了事的心理,更加感到自己的卑琐。他们问我在哪工作,我耷拉着眼皮说种地的。

  饭局是董老师结了账,这是我出门吃饭最尴尬最纠结的一顿饭,我没有尽到地主之谊,人穷酸了走到哪里都难以做人。

  邹老师列了个单子,叫肖老板把他的虾仁和海带丝分成八份,我和牟日宝老师每人一份,又叫我负责给张荣起、崔保华、刘向东、林春山、牟玉国、林健荣每人一份。这份情谊,我感到担当不起。

  他们开着车走了,风中剩下我和牟日宝老师,一个老人和一个傻子,那一刻,那一幕,有泪自眼眶潸然而出。

  我把五包礼物放在古董店,打电话叫刘向东老师去取,扬础镇林健荣的我带回来,联系哪天去栖霞捎去。

  家中有客还等着我回去,我就没去农贸市场,直接奔电业局车站,坐车回家了。

  后来,崔保华老师和我谈起此事,因没有见到张玉振老师和董倍老师,颇多遗憾,她说,现在去牟氏庄园不是时候,如果春夏秋去,那景致是相当美丽的。

  但尽管是冬天,我藉此机会终于看到了牟氏庄园的概貌,了却要到古玩店看看的心愿,更学到了牟氏祖祖辈辈重视文化,勤俭治家的家风。

  感谢龙口的文友前辈们,无意中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002-2017胶东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