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齐鲁文化促进会 > 文学 > 散文 正文

焦红军:我中专时代的两个朋友

2015-11-27 15:24:32   来源:《昆嵛》文学   【字号:

  我中专时代的两个朋友

  --记我的中专生活

  又到了一年一度贴春联的时候。这时候,父亲总是贴上什么“天增岁月人增寿”之类的联语。看着已花白满头的父亲,再想想两鬓已白丝渐侵的自己,不由感叹,人在宇宙天空这一大磨盘下,不管如何躲藏,时间的刀子,总会无情地将你的青春、壮志、豪情,一刀一刀地挥割掉地,让你无所躲避,也无所适从。就这样感叹着时,不由地想起我中专时代的两个朋友。

  我16岁时,考上了离家200多里之外的一所中专学校——文登师范。她的前身是文登乡师,在革命战争年代,这所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仁人志士、革命青年,有的甚至官至国务院副总理,是一个人才辈出,传统积淀丰厚的一所地方名校。其时,我刚读完了初中,本想考取本县的一中,走读大学、上清华、读北大之类的,在当时很多青年人梦中憧憬的路子,但是拗不过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被黄土地折腾怕了的父母,父母一意让我考中专,先把户口带出来,成个“吃皇粮的城市人”再说。就这样,还记得和父母不说话、别拗了好多天,才报了中专的名。我记得为此,父亲为了保险起见,让我先后报了两所中专的名,考了两次考试。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两所中专学校的录取单都下来了,一所是威海水校轮机专业班,一所是文登师范学校普通班。青年人,心性强,敢冒险,不怕艰苦,一听说能考水校上船,我就梦想着报轮机班,但父母却说,上船一是遭罪,二是连老婆也不好找,你没看见,多少找船员的女子,过着活寡妇的生活呢。再说,考轮机是工人,不如当教师,不仅是个干部身份,而且将来还能转行干秘书之类的。我听了也心动了,就这样,我被文登师范录取了。

  直到今天,我还这样想:师范就是我国培养人才、进行素质教育改革的方向和模式。因为这样的教育太好了,一是没有升学压力,二是国家每日还补贴粮食、菜金,学生本人基本无需花钱,家庭压力小。这样,学生就可以腾出多余的时间,发展如文艺、音乐、体育等第二课堂方面的特长了。当然,有了空闲,也会带来一个副产品,很多同学,一对一对谈起了恋爱,虽是十年九荒,但也有个把成功的,让人眼生羡慕。当时的我,刚年满十六七岁,懂事晚,也还处在青春发育期,对男女之间的东西,可以说也基本上是“女人是老虎”之类的想法与认识。对男女之恋,少女之求也没有多想,整天夹着几本小说、艾青诗集,穿梭在宿舍、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之间。记得当时,我总是穿着一件绿色花格衣,披着长头发,急匆匆地在校园穿行,一副文学革命青年的样子。上中专时,10月入的学,12月份时,当时天上下着大雪,学校举办了一次文学征文比赛。我写了篇小说《家乡的河》,结果被评为一等奖,被写成大红榜放在学校食堂门口亮相。说真的,看了自己的名字被写成大红榜,心里还挺滋的。一不小心成了校园名人,同气相投,一群红男绿女就这样凑到了一起。那时,全国正是文学社最鼎盛的年代。走在大街上,一片树叶掉下来,落到十个人身上,有九个人是诗人,另一个也是爱好文学的青年。我们文师也和全国其他大学一样,遥相呼应,成立了“师范生”文学社,我被选为文学社社长,主编《师范生》报。刚一上任,还未走马,就碰到一件棘手的事儿。我们学校,我的上一级体育班的两名同学谈恋爱,因为男同学长得帅,帅就比较花心,不知什么时间,与邻校一文登护校的一名女学生好起来,结果把本班的这名女同学甩了,闹的我们学校的女同学非常痛苦,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两天后才在学校楼后的一个水坑里找到。女同学留下了日记,记述了两人的恋情,甚至还有一点淡淡的黄色的记录。校团委书记是一个处事和蔼、长得很有官相的人。他给我看了女同学遗留的日记,说文学社要配合学校,搞点端正学习生活态度,树立正确恋爱观的活动。我看了日记之后,觉得我们这位男同学,也太无耻了,平日,我们接触,那么和气的一个人,怎么做人的素质就这么差呢?谈恋爱就谈呗,怎么要脚踏两只船,一只船不行吗?不要忘了,还有很多同校革命同志,连一只船也没看见呢,我觉得实在是有批判的必要。于是,就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文友,连片累牍地在校师范生报,搞了几期大讨论,确实净化了一段时间学校的恋爱空气,团委书记很满意,我的文学爱好和人生知名度就是那时开始的。那时候,虽没有网络,但文学与文学爱好者之间就像流感病毒一样,也是非常容易抱团、快速传播繁衍的。在我的家乡牟平县城,就有一所北关初级中学,虽是初级中学,但他们初中生也不甘示弱,也随着全国大中专文学社团“揭竿而起”,引领风气之先,创办了在当时全国初级中学也不多见的“柳丝”文学社,文学活动搞得非常火,大作家峻青还被聘为名誉社长。我虽人在外地,但家乡的文友,不知怎么知道了我这个在外就读的故乡游子,有几位男女文友看到了我主编的《师范生》报,就给我写来了鼓励的话语,让我这个故乡游子倍感温暖。

  日子就这样在繁忙中过着。有一天,学校一位同学找到我,向我提供了一条新闻。他说我们八四级一个叫荣继波的男同学,自己造出了一架电子琴,让我去看看。结果一见,我也大为惊讶,一个师范生能造出电子琴,这非常了得。于是,我写了一篇文章,不外乎师范生有志气,自学成才造出电子琴之类的文字,在辽宁的《青年知识报》上发表了。就是在这种关系下,我与荣继波很快成了趣味相投的朋友。那时八六年的中专,各种活动层出不穷,文学团体如雨后春笋,东西南北,遥相呼应。学校当局也大力提倡发展第二课堂,加强小创作小发明等学生性活动。老师和学生打成一片,谈社会,谈人生,谈性,都无所禁忌。我还记得,学校一位年轻的刚毕业的语文老师,偷偷的把一本查禁的《查台莱夫人的情人》塞给我,让我感动了好几天。之后,我又在《师范生》报发表了荣继波获奖的消息,就是在这种浓厚的开放的氛围下,荣继波也成了学校搞第二课堂、学有所长的名人。学校破天荒地给了他一间地下室,让他鼓捣那些电子元器件儿。我时常于晚上9点,熄灯铃响了以后,到他那儿去玩。不大的地下室,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整天飘荡着松香味儿,荣继波也一时不停地,焊这焊那,目不转睛。有时,我在他人背后站了好半天,他才发觉我来了,真不知他有什么好捣鼓的。

  其实,把我们连在一起的,还不仅是情趣相投,都有立志不做老师的理想,而且还有一点,现在想起来,那就是我们都爱好中国的武术国粹——气功。据荣自己讲,他已经达到了小周天地步了。他的弟弟,在北京跟严新大师学习气功,有时半夜练功,人已经到了半空飘飞的地步,等忽有人间一念,已砰然跌落在床上。今天看来,此功与上海磁悬浮列车一样,同属一理。我当时年轻,也只是信其有,更多的没有深想过。虽然我爱好文学,但那时,我也靠自己的知名度,四处活动,在文登市外拜了一个气功师傅,学习宠鹤鸣大师的《鹤形桩》气功。老师很好,人长得很厚实,长相很忠厚,是文登机床厂的一名工人。我就和另外一名同学,每逢星期天,偷偷溜出去,跟气功老师炼至半夜。甭看我是一介书生,但气功老师说,我的气感很好,出气快,这更让我心神专注,时不时,与荣继波在一起交流。其实,我和荣继波,练得不是一家功,那时气功门派很多,但都以能炼出气为目标。记得学校的一名体育老师,把气功炼偏了,走火入魔,听说上北京治了好长一段时间。好在,我和荣他们,都练出气了,但所幸没有走偏。

  今天想来,应该说同学之间的友谊是真挚的,不掺任何沙子的。我们在学校,相互关怀着,相互温暖着,相互交流着,一起走过美好的中专时代。虽然不可能做成什么大事,但是互通有无,交相往来,共同成长,这对还是青春期的我们是很有必要的。荣继波人长得很干练,上身常穿一件绿军装,下身着蓝布裤子,鼻子瘦削,单眼皮。瞳仁很黑,乍看上去,两眼聚光,很有精神。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非常好钻研,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可以说就是雷锋的钉子精神。除了在电子制作上,荣有一手,荣也很懂社会,非常善于搞社交,这对我这个从农村山沟里走出来的孩子影响是很大的。我就是在他的影响下,慢慢接触社会的,这对那些还囿于学校围墙的同龄人当中已是领先一步了。记得,当时文登市宣传部、文化局、创作室、团市委都留下我们拜师求教的身影。因为学校文学社团活动成绩显著,那一年我还获得了文登市新长征突击手称号。更令我佩服的,荣继波还留有一手绝招。有一年,我父亲到学校看我,我正和父亲交谈着,临近中午,荣继波拿起饭盆就走了,不一会儿,就打回四、五个菜,跟在他身边的小徒弟田庆文(此人另表)直嚷嚷着,还是老程厉害,和伙房大师傅打得火热,打菜不用花钱。这在我印象中是最深的一件事。后来,我才得知,荣继波会电器修理,伙房师傅的彩电、收音机,他给修理好了好几台。那时,我社会阅历浅,属懵懂无知一型,心里佩服得不行!如果说,当时,我正欲冲出学校围墙,荣继波他早已融入社会了。就像裁判的发令枪,还未等发出,荣早已在同级同学当中抢跑在先了,这也为他今后的毕业分配,打下了伏笔。

  一个是爱好文学的时尚青年,一个是钻研电子的看似是书呆子,其实社会方面一点也不笨的穷学生,渐渐地,我们身边聚集起一群“有为不当孩子王”的年轻人。我记得有个专搞美学研究的,叫华君的,有两个搞绘画的,叫王东、向阳的,眼光高得不得了,口气虽然狂,可也真叫我们欣赏。还有专门探讨共产主义何时实现的,一个名叫曹本志的内向青年,与他交流,他的经典理论一套又一套,如长江水滔滔不绝,让人应接不暇。他给我看过他的哲学笔记,厚厚的十六开的,能有一枕头高。我心里想,本志将来不是个伟人就是个疯子。他比我矮一级,我中专临毕业时,看见他,一头长发,已经变得非常张扬,内向已经没有了。后来又听说,他从校图书馆偷了不少哲学共产主义的书,让管理员给发现了,闹得满校风雨。本志再见了人,就躲着走,很孤独。因为要分配工作,我也没去找他深谈,但我能够理解他。他是太爱好读书了,所以就犯了见书就拿的毛病。不见得是个坏事,但在一定的条件环境下就成了坏事。好事变坏、坏事变好,属客观规律。这正是以后,我们走上社会,所要经历的和短缺的一课。我也将为此吃过不少苦头。可人,谁又不会吃苦头呢?这也许是一条人生的必由之路吧!

  荣继波比我高一级,他父亲在乡镇是个不大不小的干部,这比我们这些农家孩子来说,自然见多识广,社会阅历比我们深。他说他父亲一直希望他在学校搞个对象。我和田庆文一听,就撮合着把我的同桌,一个虽不漂亮但长得很秀气,家在农村、人很正经的女孩,介绍给他。一般的,我们认为会成不了,也只是在学校的暂时相互取暖罢了。没想到,荣继波毕业后去了烟台一家学校的仪器站,摆弄仪器,他不仅毕业后,还经常回校看我们,也来看望他的女朋友,不仅没有抛弃原来的女朋友,而且后来,把我的同学也调到了烟台,成了家,还送来了喜烟喜酒……

  我中专毕业以后,和荣继波一直联系着,我们一起吃过饭,办过事。但渐渐地,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革命青年那样,自从我们结婚后,奋斗的欲望,占据了整个人生的主流,工作的差异,志向的漂移,使我们交往越来越少了,渐渐地,我也只知道他还在仪器站工作,还在练气功。去年,就是在2006年,我正开车穿行在烟台东山隧道,车出了隧道,处在下坡阶段,我忽然看到前方一个人,一身运动服打扮,正身手伶俐地翻过山上的高坡,下山朝公路走来。我认出了,他就是荣继波,依旧是那样单纯,那么瘦削,那么执着,心无二心,目不斜视。我放慢了车速,渐渐地,他翻过公路不见了。我的心涌起了一股无名的情绪,这就是我中专时代,最好的朋友,社会让我们成了两个道上跑的人。他一心痴迷于气功,我在金钱与名利的江海里,翻腾、挣扎,都是为的什么?是什么使我们丢弃了中专时代的友谊,慢慢地,形同路人,即使见面,也不想相认。是可怕的成熟?还是人性的冷漠?我开着车,再次回头望去,正是上班的高峰,无数的汽车,正潮水般地涌来。我想起了一句话:人在旅途,身不由己。这句话说的多好,我的眼角溢出了泪珠。

  我中专时代的另外一个比较难忘的朋友,名叫田庆文。他和我同班同学,是荣成人,与荣是同乡。他人长得耐看,深目,脸腮颧骨突出,成年累月地穿一件蓝褂子,也许蓝褂子耐脏。他和荣继波是在我的引荐下,还是怎么认识的,我都忘记了,反正,他是跟荣继波学电子修理一类的,管荣继波叫师傅。田庆文,牙齿长的稀疏,人有点高,整天弓着个腰,说话带有音乐性,有儿化音,这是荣成人的语音特点。我给他起了个文学名叫“老田太太”,甭说,还真符合他的音容笑貌,马上被同学们认可了。

  田庆文爱好修理电器。我和田庆文虽然道不同,但是,田庆文是我爱好文学的最大理解者,我们俩几乎无话不谈。田庆文是有些文学禀赋的,只是他没有在这方面发挥罢了。他给我看过他的日记,里边有描写记叙他初中女同学,一个女孩子的一段,开头第一句话就是:“宋巧玲一看就是个满身透着骚味的女人”,很有点西方文学大师的语言味道。因为那是在1985年,西方文学的语式刚刚被我们中国作家所借鉴,田庆文就早已摆弄得流利乱熟了。急得我,抓起他的笔记,在我的文学笔记本上一阵狂抄,留作借鉴,现在也不知放哪去了。

  田庆文钻研电子,虽没闹出什么名堂,可我们的班主任,人挺好,思想开放,挺支持我们班级作为实验班的各项活动,对我们两个有特长的学生,大开绿灯。最后,为了支持他的科学实验,给他找了男生宿舍楼的楼梯间,作为实验室。实验室不足八平方,每次,田庆文那高高的个子,从那里钻进钻出,就像老鼠钻洞,真有点委屈他了。有时,深更半夜,我在校报编辑室,看书久了,也会到他的“老鼠洞”一溜。记得有一天,晚上12点多,我们俩交谈的饿了,田庆文拿出一把挂面,说我们吃夜宵吧。我说就这样下水吃,那不成了吃浆糊了吗?田庆文二话不说,拉着我,说走。我们俩手牵手,走到学校南头教师家属区的一个菜园子,香菜、葱苗整回来不少,和着酱油,一炒成汤,就着水下挂面吃,味道还真好。第二天,听说家属区的家属一顿好骂。我们俩偷偷一笑,自此,这样的缺德事,再也没干过。

  在学校时,田庆文看中了一个同班女同学。都是本县的,那个女孩长得有点像林黛玉,那眼神很忧郁,说话特柔。有一天,田庆文告诉我,他对她有那个意思,我说,那就看你的手段了。其实,我知道那个女孩的眼光高着呢,田庆文想追她,不能说吃天鹅肉,反正,挺难。之后,田庆文使尽了各种手段,写情书,送东西,无话找话,都没有打动她。后来听说,人家老师因为那女同学家境困难,在老家给她介绍了一个乡镇镇长,女同学有点心动了,也没逃出才子佳人的结局,所以田庆文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捞着。

  田庆文和我一样,也爱好练气功。有一天,他神神秘秘地告诉我说,他的天眼开了,看人就是一个白骷髅,亏了荣继波,把他的天眼给封了。我听了将信将疑,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有点沮丧,我练了那么长时间,光练出了点气,怎么就没练出天眼开呢?更不用说大周天,小周天了。

  临近毕业了,三年时间的相互影响,我们都有些不安分,最后那年,都出去跑工作了。我毕业后,在乡镇教了几个月的书,亏了在学校时练了一点文学上的小本事,被县里宣传部看中,直接挑到部里写材料了。田庆文,听说回去后,教师当了不多久,就在城里一家学校的仪器站,干上了经理,以后听说,经理也不干了,公职也辞了,回家在村里搞了个修理电器的小店。我听了叹了一口气,人们都说地球是圆的,田庆文从农村里考出来,最终又回到农村去,这或许都是性格所致啊!有一次,他忽然给我来过电话,说要来,但一直没来。我也没有问,就一直到今天。也许有知道的朋友,就烦你告诉我一声田庆文的近况,就说,我一直想着他,想着我中专时代的两个难忘的朋友。

  是为记。

  写于2008年2月8日春节

  改于2013年9月

  作者简介:焦红军,号隐士居主人,抱古斋主。1969年出生,毕业于烟台大学新闻专业。在牟平区委宣传部门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十年,后至图书馆任馆长十三年,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烟台作家协会理事、牟平区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牟平区总商会副会长、牟平区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作品多种,著有报告文学集《中年的船,没有港湾》(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散文集《结庐在人境》(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

  散文集《结庐在人境》获“山东省文化艺术优秀成果”文学专著类三等奖、烟台市政府“第十二届文艺创作奖”二等奖;历史人物传记《全真道士、全真教大弟子——马钰传》获得“烟台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散文《北大三老的旷世爱情》被评为“2012年度中国散文年会”散文创作二等奖;散文《沿着王小波走过的道路》入选《散文选刊》《2012中国最美的散文》一书,被全国各大网站转摘;散文《城•人•河》获“烟台市首届网络文学作品大赛”二等奖;多篇作品入选《散文选刊》、《新世纪文学选刊》等全国散文选本。主编《作家看牟平》《百姓看牟平》《改革开放中的牟平》等系列丛书。2008年第1期的《山东文学》发表了《新世纪文学选刊》主编、文艺评论家谢明洲的散文评论文章《率直而真诚的歌唱——读青年散文家焦红军的散文》。

  记录全真道士、全真教大弟子马钰修真传道历史的人物传记《全真道士——马钰传》,在《烟台日报.今晨6点》等新闻媒体连载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目前在转向全真教发祥地——昆嵛山全真祖庭道学思想的学习与研究的同时,出任牟平区作家协会主席,创立并主编《昆嵛》文学杂志,致力于牟平区文学事业的繁荣与发展。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002-2017胶东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