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齐鲁文化促进会 > 文学 > 小说 正文

王运兴:石洞有鱼

2015-11-27 14:39:43   来源:《昆嵛》文学   【字号:

  作者:王运兴

  这个老丘,怪怪的,神神秘秘,独往独来,平时人觉得他疯疯癫癫。他不爱跟人言语,却爱快乐地哼那忧伤的老曲调,无词的曲调。惊得野兔竖起耳朵,山鸡歪了脑袋半天,又扑楞楞飞远去。山坡树稀草密,赭石突兀,百鸟啾鸣,雾霭中漫着氤氳之气,因种了几十棵桃树,老丘常在这里垦荒。

  那桃树在山坡上稀稀落落,不很旺盛,水源不足的缘故。俯瞰山坡下,田野广阔,粉墙红瓦的村庄,一条不宽的季节河蜿蜒伸向远处,干涸的河床上洒满了羊粪狗屎或如山的垃圾。每当夕阳西下,牛羊哞叫回归,村庄上空炊烟袅袅,饭香扑鼻。

  老丘的三间老屋就在村子中间,孤寂的老屋如同头发散乱筋骨伸不直的老丘,寒酸得让人恶心,没人靠近。老丘把这山坡桃树当成正事管理还是因为娃子,娃子正读书呢。

  三年前,老丘的老婆跟一个有钱的苹果贩子私奔他乡。那时候,村里来了个收购苹果的商人,住在老丘家,与老丘交情甚密。商人有钱,要老丘的婆娘帮讨个意中情人,臭婆娘贪图享受,私下跟商人说我还行吧?婆娘的话正中商人下怀,于是婆娘撇下了老丘父子,跟商人跑了。老丘不得不考虑生计,老丘是个男人,他有能力养活自己也能养活娃子。因此老丘出了名,连街上娃子们也都认得丢了老婆的窝囊老丘。每当老丘担桶上山,后面便追着一群娃子叫,“老丘,老丘!”老丘也不恼,回头做个鬼脸,娃子们越发来了兴致。

  天空日光刺眼,草丛里蝈蝈叫得正欢。老丘卧在地头吸烟,眼眯成一条缝。

  那日,老丘寻找水源选中了这块湿地,这沟豁处平时就有点滴泉水涌出,老丘选中了地方,整日在这里刨土凿石,终于凿出一个深洞。石壁被凿开时,沽出一眼旺水哗哗流,王二愣刘大炮张牛皮一呼百应都来帮忙,建起了这个蓄水池。村主任吴三烂拍拍老丘的肩膀,说行啊老丘,村里人数你。老丘“嘿嘿”两声,说要活路呀。这山坡人称“南天门”,竟有水?是老丘开发出来的,人们惊呼老丘凿出了蓄水的洞。那洞口黑乎乎的两米宽,内处深不可测,直被老丘凿挖到水面与蓄水池持平。因此老丘得意忘形,有了水源,不愁桃树长不好,娃子的学费有了指望。

  老丘此时正做美梦,突然水中“哗哧”一声响,惊得老丘一个激凌爬起来,侧耳倾听,以为是什么动物落进水里。走过去细瞧,只见有一条大鱼在浅水里扑凌,这鱼像是从洞内出来,急着游进池里,很费力的样子。老丘跳进水里双手按住鱼身没按着,那鱼黑黑的脊梁滑溜溜逃了。老丘纳闷,这洞里怎会有鱼呢?老丘觉得事很怪,跑到山下王二愣的地里喊王二愣,可是王二愣不在,老远看见路上走来一个人,是个女人,是谁家的女人老丘记不起来了,嚷,“鱼,鱼,”女人见老丘慌慌张张,很诧异。老丘解释,“山坡水洞里有鱼,不信你去看。”女人还是不明白,想,有鱼就有鱼呗,让我去看啥?你个老丘没安好心吧?女人笑笑,没理会顾自去了。老丘很扫兴,怏怏独自回来,在水池边偷偷观瞧,只见洞口黑压压露出一群鱼的脑袋,翻起许多水花儿,老丘一阵惊喜,鱼!能卖钱啊!天上掉下来馅饼!想,如果把洞口与水池之间深挖一下,鱼便会游进池里,那时候捞鱼就好捞了。

  老丘回家制做了抄网兜,然后上山开阔水沟。一日,待阳光明媚四周寂静时,有鱼儿果然游进池里。老丘挽起袖子便开始捞鱼。

  老丘没费劲捞起一条鱼,是条大鲤鱼,黑黑的脊背有二斤重。老丘美得两眼眯成一条缝,琢磨这鱼给王二愣还是给刘大炮呢?人家都是帮过自己修水池的,要不,大家一块热热闹闹吃了。老丘美滋滋提着鱼下山,走到村口,遇见张牛皮,老丘招呼,“中午吃鱼啊!”张牛皮正走路,回头见老丘手里提着条活鱼嘿嘿笑着,说,“这鱼真大啊,哪来的?”老丘比划着说,“水里捉的。”但没告诉是山上水洞里捉的。张牛皮又看了那鱼一眼,说,“吃了可惜,还是卖了好。”老丘说,“不要卖,吃了吃了。”张牛皮笑笑,“得了吧老丘,别把俺帮忙的事挂在心上,你也不是有钱的主,还是卖了吧。”老丘望着张牛皮远去,怔了半天,想想也是,前几天娃子还来电话要学费呢。

  前面不远是“茂源酒家”,老丘提了鱼进去,说,“捉的野生鱼,给个价。”老板让伙计称了,给了三十元。老丘美得合不拢嘴,嘀咕,“不少,不少。”

  老丘即刻给娃子打电话。老丘的娃子在省城读书,也是村里惟一的大学生,人都说老丘人长得不咋样,出息了个好娃子。老丘告诉娃子,说咱们山上水洞里有鱼,能卖很多钱哩,你以后不要假期去打工了,安心读书吧。尽管老丘说得头头是道,但娃子还是没听明白,说要上课呢。

  老丘决定搬到山坡上住,他又招呼王二愣刘大炮张牛皮等人帮工,在水洞旁不远盖起两间土屋,养了鸡还养了狗,好不快活。

  山坡能挖出水洞,水洞里竟有鱼?简直不可思议,村人都说苍天有眼帮忙老丘,也帮村里出息个大学生,没准村里要出官人哩!

  老丘整天悠然自得,还是快乐地哼那忧伤的老曲调,除了管理桃树,再就是捉鱼卖鱼。

  那水洞里游鱼不断,每天都有鱼儿游进水池,老丘每天都去卖鱼。

  鱼是野生的,见了阳光就游出来,肉嫩味鲜。有风水先生来看了,说这是一块风水宝地,有灵气,吃了石洞里的鱼,平安有福。这虽是风水先生说法,不可信,但确实有人得了不治之症吃了石洞里的鱼后,大病痊愈。于是村里炸开了锅,议论纷纷,说老丘凭什么把宝洞拥为己有?凭什么?老丘的石洞出名了,鱼出名了,酒店都跟老丘要鱼,因客人进了酒店,点名要吃老丘的鱼。当然,村人们也想尝个鲜,但不舍得花钱,有人见了老丘就打哈哈,说老丘能给条鱼吃不,老丘也哈哈一笑,“好说,反正那都是苍天赐给的礼物,大家都有份儿。”有的村人家里来客人了,缺下酒菜,跟老丘要鱼,村干部招待上司,也来跟老丘要鱼。老丘从不吝啬。

  村里最有钱的当然是钙粉厂老板吴二烂了,他愿出高价买下老丘的山坡,当然包括石洞。老丘哈哈一笑,说哪能卖呢?这山坡就是俺的命根子,还有那一坡桃树,俺娃子读书指望它们呢。

  从此,老丘麻烦来了。

  这日,老丘外出卖鱼,回来感觉不对劲儿,只见水池边一片鱼鳞,定睛看时,水池里剩下的十多条鱼不见了,被人偷了。

  以后没隔几天都会有人来偷鱼,还毒死了老丘的狗。老丘长了心眼,不再外出卖鱼了,谁需要鱼自己上门来取,老丘整日守在土屋里,果然管用。

  王二愣的地就在老丘山坡下边不远,用老丘水池里的水浇地,经常过来跟老丘闲聊。这日,王二愣跟老丘说,他老丈人退休在家没事做,喜欢钓鱼,能不能在洞口钓个鱼玩啊?老丘说行啊,你帮我那么多忙,别说是来钓鱼玩,就是给你多少条鱼,也是应该的。

  于是,王二愣的老丈人每到星期天就来钓鱼玩,有时还真能钓到鱼,中午就和老丘一块喝酒,酒菜都是人家自带来的。

  张牛皮的女婿是城里人,也爱好钓鱼,张牛皮跟老丘说了,老丘说行啊,来钓吧。

  洞口不宽,两个人一块钓鱼伸展不开,老丘就把洞口凿成“十”字型,人各一方。尽管如此,两人还是不融洽。

  这日,老丘在桃园里忙活,听得水洞那边吵起来了,原来两个人的鱼线搅到一块了,相互指责对方不是,年轻的气盛,年长的也不示弱,三句话说不拢,动起了手脚。待老丘赶来时,俩人已滚做一团,落进水池里,老丘好歹给俩人拉开,结果年轻的鼻子出了血,年长的门牙掉了两颗,最后闹到派出所处理。

  事后老丘就笑,笑两个人何苦如此?不就是为了条鱼嘛,不值不值。

  老丘人老实,没有与谁过不去的事,要不然,能让一个外地朋友把老婆拐了去?老丘发誓,不会再搭理这臭婆娘。臭婆娘走后,老丘家境贫寒,村人多方周济过老丘,老丘没忘记,只恨无缘报答。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那天来了王虎,王虎是谁?谁也惹不得的人,村人都惧怕他三分。一个混混跟老丘平时不沾边儿,当然是冲着水洞里的鱼来的。王虎来时还带来一帮身上刺龙画虎的小兄弟,二话没说就抄水池里的鱼,然后派人撑木筏进洞里,用电瓶电鱼,老丘那个心疼啊。王虎说老丘,“你心疼啥啊,这鱼是你的吗?”鱼确实不是老丘的,可是老丘心疼,也没法,眼睁睁看着鱼被人拉走。

  水洞里的鱼是王虎的,隔几日王虎就来一次。

  老丘山坡水洞里有鱼,鱼就是财富,老丘的鱼洞出名了。可是老丘,很少再捞到鱼了。

  神奇的鱼洞!村干部是当今很有经济头脑的人,吴三烂先知先觉,当然不会错过机会,请上边人来勘查了一番,终于真相大白,原来隔山十多里外有一条大河,是季节河叫章河,河边有乱石洞,每当汛期,河水漫涨,石洞便形成漩涡,鱼儿游到此处边沿着暗河直下,囤积到这葫芦似的大溶洞里。溶洞宽绰百米,造型独特,老丘凿挖的地方恰恰是溶洞瓶颈处,鱼儿见到光亮便游出来了。

  村里决心开发这大溶洞。溶洞里不但有鱼,还能让游人观光,取之不尽的聚宝盆啊。吴三烂是开发总指挥,整日调度车辆,挖掘机昼夜轰鸣,不几日在下游修建起一大水库,高高大坝风光无限,然后进军鱼洞底部,挖出一条深数丈宽数丈的大通道。那鱼洞岩石坚硬,水缝不透,难怪能蓄得很多水。当洞壁被炸开,洞水倾泻而出,鱼儿在浪花里腾跃,煞是壮观。一夜间,水库一片汪洋。

  洞内积水已净,残留的水坑里还有没逃走的鱼儿,兴奋的人们纷纷进洞捉鱼。老丘看见,一车车鱼从洞内被人推出来,活蹦乱跳,亮得耀眼。同时,人们发现这大溶洞真美啊,景象万千。

  山村自然变化了。

  水库大坝也很风光,新栽的杨柳婀娜多姿,气派的粉墙红瓦屋旁停放着多辆轿车。

  水库内,鱼儿跳跃,船儿游荡,渔歌飞扬。

  村里把水库卖给了吴二烂,得了一笔钱,现在水库里的水和鱼都是吴二烂的了,村人再想吃鱼就很难了。吴三烂美得不行,整日掂量怎样用这笔钱呢?

  老丘呢,当然很展扬,还是快乐地哼他那忧伤的老曲调,无词的曲调,因娃子大学快毕业了。村主任吴三烂也说了,鱼洞是老丘发现的,老丘功不可没。不过令老丘想不到的是臭婆娘回来了,这个贪图富贵的臭婆娘在苹果商那里没捞到什么好处,被空手撵出来了。婆娘来找过老丘,老丘不搭理她,说,“村里那三间屋还是你住着,咱们各奔东西,别来烦我。”婆娘自知理屈,在村里呆着没脸见人不出门。

  夏季,多雨的季节,连续几天大雨把大地浇得一塌糊涂。章河上游涨水了,河水咆哮而下,鱼洞成了章河一条势不可挡的支流,浑浊的洪水倾巢从天而降,似狮吼虎啸一泻千里。新筑的大坝瞬间被冲垮,田野村庄一片汪洋,人们哭爹喊娘一片惊慌,纷纷逃向山上。

  田野被毁了,鱼儿蹦上了灶台,人们没心思关心吃鱼,逃命要紧。大水过后,村庄一片泥泞,瘟疫四处传播。

  老丘的山坡上挤满了逃难的人,老丘的粮食都被吃光了,树上的青果子也被啃光了。老丘说吃吧,只要大家活着就好。

  艳阳出来,人们重整家园。老丘,站在山坡上,望着这鱼洞出神,越看它越像一只怪物,确切说是一只张着的大嘴的怪物。

  老丘叹息一声,定下心来,因为娃子来信了,说大学毕业了,将分配到某单位工作,趁此时闲暇要回家看看,当然,也想看看那曾对他有恩的神奇的鱼洞。

  儿子能自立了,老丘当然欢喜,儿子会做官吗?可要做个好官啊。老丘很盼望儿子能回来看看。

  晚上,老丘做了一个梦,一个神奇的梦。一个黑脸鹤发老人来到他面前,一脸横泪。老人说,“你救救我吧。”老丘说,“你是谁?”黑脸鹤发老人说,“我是你的邻居,被卡在石洞里,只有你能救我。”老丘说,“行,我一定救你。”黑脸鹤发老人告诉了老丘他被卡的位置,老丘记住了。

  次日,老丘独自进了石洞,借着手电光亮,老丘在那个位置并没发现什么,正要离开,觉得脚下软绵绵的,好像是一块光滑石头,又好像不是,定睛仔细看时,还有眼睛在转动。鱼!一条大鱼的脑袋。原来这条鱼被急水冲卡在石缝里,动弹不得,那鱼与石头一般颜色,难怪没被人发现。现洞内水已干涸,鱼已奄奄一息。老丘慌了手脚,这条鱼很大又光滑,比老丘个头差不了多少,拽也拽不动,老丘最后没法,说我还是用凿子凿吧。老丘找来工具,叮叮当当凿了半天,终于把石壁凿开,大鱼脱身了。

  这条鱼是长腿的鱼,四条腿,老丘从没见过,说,“乖乖,让我怎搬得动你啊!”无奈老丘还得去找王二愣刘大炮张牛皮来帮忙。几个人合力把大鱼装在麻袋里,然后栓上绳子拖,终于拖出了石洞,放进水池里,老丘心里也松了口气。

  老丘想,这鱼是有灵性的,要不怎会托梦给我呢?

  这消息村内又传开了,都知道老丘得了条大鱼,而且还是条很怪的鱼。不过,人们多把心思用在重整家园上,不关心那些事。但关心这些的人还是有的,像吴二烂吴三烂王虎等人,他们都是先知先觉有头脑的人。

  原来老丘救的这条鱼不是一般的鱼,是大鲵,娃娃鱼!稀珍物种。

  吴二烂出一万要买下,吴三烂出二万,王虎出三万。

  老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舍得出这么多钱要买这条鱼,也不不明白这条鱼咋就这么值钱,他只知自己跟这鱼有梦中约定,不能让人吃了,穷死也不能卖。

  许多人瞄准了老丘的大鱼,整日找上门来纠缠不休。老丘有预感,这条鱼养在家里很不安全。傍晚,老丘找来王二愣帮忙,把鱼装上三轮车,就在这时吴二烂王虎来了,说老丘你要干么?老丘感到事情不妙,急中生智说那边有人也要买这条鱼,谁想买就过去竞标。

  几个人信以为真,驱车跟在老丘三轮车后面。到了章河边,老丘让王二愣把三轮车停下,打开车挡板,使劲用力推,那鱼扑咚溜进滔滔章河里。后面跟来的买鱼人傻眼了。老丘摊开双手,摇摇脑袋,很无奈的样子。王虎气得“咣”的掴了老丘一巴掌,骂,“奶奶的。”吴二烂也喋喋不休地骂。老丘捂着脸,望向河面,只见那鱼探出头来,就再也不见了。老丘心安了。

  老丘依然管理他的山坡地,悠然自得。连续多日的干旱,地里庄稼多已枯死,野草都懒得生长,惟独老丘的山坡葱绿一片,地里像被水浇了一遍。连老丘也纳闷。这天夜晚老丘起来,发现山坡地里一片娃娃鱼,谜底揭开了,原来是那些鱼们送来了章河水。老丘笑了,也很感动,嘴里念叨着,“好,好。”然后摘下一些桃子,说,“吃,吃吧。”老丘此时又突发奇想,这些鱼们也真可爱,能常跟他们在一起有多好啊!

  老丘的山坡是圣地,有灵气。村人们中间传开了。

  这日,村主任吴三烂来找老丘。老丘已厌倦了村人的举动,尤其像吴三烂这种人,自己就想悠然自得地生活,图个安静快乐。可是今天,吴三烂就是冲着老丘来的。吴三烂就留下一句话,说,“好风水不能让一人独占了,大家都要享用。”

  原来村里要开发这山坡,建寺庙发展旅游业,老丘的地要被占了。

  老丘无计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坡地被毁了,老丘的家园没了。

  老丘当然不愿跟那臭婆娘一块住,那些村人也没见到好在哪里,个个自私贪婪,老丘最想念的是那些娃娃鱼。

  老丘没家了,老丘除了想念娃子也就是那些娃娃鱼们。好在娃子就能自立了,没啥放不下的。老丘心安了。老丘来到章河边,愣着出神半天,他看到了,看到了他的朋友娃娃鱼们,个个悠然自得。老丘没犹豫,纵身跳了下去,滔滔河水很快把老丘淹没了。老丘感到一种温暖的力量在拥抱他,心里有着从没有过的快感。

  王运兴,早年事业有成,为烟台某地一建筑大款。因痴迷文学,遂弃之,撂挑子闲云野鹤寻清高,宅家专心从事小说创作。现居烟台一乡下农村,照料几亩薄地,以耕耘文字为乐,在文学的园圃里时有收获。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002-2017胶东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