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齐鲁文化促进会 > 齐鲁文化 > 文化研究 正文

方朝晖:国学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2015-11-27 14:03:28   来源:北京晨报   【字号:

  国学应吸纳科学成果

  北京晨报:在许多学者眼中,“国学”已成贬义词,您怎么看?

  方朝晖:也许是搞国学的人太多了,其中确有两种不好的倾向,一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另一是GDP快速增长后激发出的盲目自大。我认为,如果不能对世界其他文明成果发自内心地赞美,不能对别人的伟大与优秀感同身受,那么,这就是伪国学,并非真国学。

  北京晨报:为什么国学变味了呢?

  方朝晖:这与学科限制有关,目前搞国学的多是哲学专业背景,将国学单纯地理解为哲学,总在寻找概念和解释概念,可国学哪有那么多概念?天人合一、和而不同还能解释出什么新花样?人类任何传统应源自深厚的生活基础,而非概念建构起来的,如果陶醉在几个概念中,就会在情绪上与西方文化对立,甚至歧视和妖魔化对方。在今天,国学应坚持两点:首先,它不是单一学科,应充分吸纳现代科学的成果,第二,任何一种传统思想都不是形而上学,应结合其具体的历史土壤、文化环境。

  信仰不需要科学来证明

  北京晨报:可您这么一说,国学概念就太宽了,那么国学岂不成了一切?学它的意义何在?

  方朝晖:还是举例来说吧,我上大学时也读典籍,但只是把它当成知识,到1990年代中期,个人信仰出现危机,便重新读国学,这时就换了一种心态,不再把经典当成功利的研究对象,学它是为了实践,而不是为了写书。读的方法不一样,收获也就不一样,心灵渐渐有了滋润感,生命深处得到感动。信仰与知识不同,作为人,我们不可能靠知识活着,必须依靠信仰,信仰是科学无法证明的,但不能因此否定它的价值。儒家也是如此,它不是知识体系,而是精神价值传统,只有进入它,你才能真正理解它。

  北京晨报:您不会说“信则灵”吧?

  方朝晖:是存在这个问题,信仰有时会让人无法自拔,从而丧失了批判性,不自觉地为它辩护,所以我们既要接受精神传统,同时也要理性思考,两者并行不悖。马克斯·韦伯说资本主义精神源自工具理性,可人家并不是完全的工具理性,在欧洲,一个三五百人的社区就会有一座教堂,信仰并没被科学毁掉。

  国学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北京晨报:从历史上看,国人似乎并没有神学诉求。

  方朝晖:但我们对精神信仰有需求,中国人建立信仰的方式与西方完全不同,让我们相信神、乌托邦不现实,相反,几千年来,中国人努力按圣贤的方式去生活,以此践行信仰,这就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北京晨报:可这些似乎已被宣判为守旧、传统、封建的东西了?

  方朝晖:因为近代以来,我们被文化进化论所误导,以为文化是从低向高逐步演进的,为了实现现代化,便急于否定自己的文化,引入别人的文化,于是,我们的传统被看成是守旧、落后的东西。然而,本世纪以来,几代西方学者通过大量实证材料证明,文化是相对的,很难说孰优孰劣,每个文化都有自身的发展逻辑,不能将一种文化的价值标准强加给另一种文化,可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沉浸在摩尔根等人的学说中,其实在西方,那都是很落伍的观点了。

  失去信仰将失去一切

  北京晨报: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从传统中找个信仰给自己套上呢?

  方朝晖:失去信仰,一切只能靠当下利益来衡量,则道德无底线,行为无规范,一个社会很容易崩溃。可以看到,当下确实有一部分国人已失去了起码的廉耻感,他们损人利己的创意总在不断升级。我在韩国时,都是网上订机票,直接把钱划过去,到机场拿票,我找的是一家小网站,没几天就倒闭了,可根本不用担心他会卷钱跑路。可在国内,到陌生城市打出租车我都会高度紧张,生怕司机绕路,多收我钱。一个人与人不信任的环境,会拖累国家的进步,提高交易成本,许多事根本做不成。古人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如果一个社会的道德被连根拔起,人人皆无廉耻感,那就会人人作恶,人人无所不用其极。

  道德比权力更大

  北京晨报:话虽这么说,可当下最需要的是解决方案,如果没有解决方案,说了也没用。

  方朝晖:当然有解决方案,孔子几千年前就给出了成熟的解决方案,主要是两点:一是统治者要自律,做好表率作用,人民讲不讲信用,关键看政府,官员和精英对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负主要责任,在古代,出现天灾人祸,皇帝首先要下罪己诏,向天下人道歉,为什么?因为道德比权力更大,这样人民才会信任道德。二是道德基础应从家庭做起,所以历朝历代表彰孝行,因为这是道德的起点,相反,片面强调奉献,甚至家人死了却依然工作,这是违反人性的,长此以往,道德就成了表演,员工看领导在场,就讲大话空话,领导不在场,就肆无忌惮,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能建立稳固的道德根基呢?道德从亲亲爱人开始,从爱自己的家人开始,只有保全了每个人的私有幸福,整体福祉才有保障,如果反其道而行之,总以公的名义压抑个体,那么人们只会反感道德,认为都是一些空洞的大道理,甚至认为谁总提这个词就代表不诚实。

  我们不能成为世界的玩物

  北京晨报:既然国学这么重要,为什么没得到应有的重视?

  方朝晖:因为受意识形态影响大,把国学与封建文化简单等同。其实,任何一种传统都是前人总结无数经验教训而来,我们应慎重对待。

  北京晨报:失去信仰,只靠几个传统文化的符号,我们会不会成为世界的玩物?

  方朝晖:有这种可能,在现代化大潮下,东方文明被西方文明彻底压倒,使我们丧失了自信心,觉得古人挡了我们的路,想一脚踢开,然而,事情并没这么简单。我在德国时,有很多亚洲学生,他们都不说自己的国家与传统文化不好,可中国学生最喜欢批判自己的文化和国家,外国人还没问,他们就主动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后来想明白了,这样做无非是迎合外国人的偏见,以讨好他们,让对方好把他当成“特殊”华人,真是既可笑又可悲。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002-2017胶东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